张履谦:航天寄梦为国安

2019.04.25 , 浏览次数: 494

张履谦院士(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供图)

       张履谦,1926年出生,湖南长沙县人。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科技委顾问,中国工程院院士,雷达与空间电子技术专家。1951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电机工程系。抗美援朝期间为部队解决雷达抗干扰问题,为我国电子对抗事业做了开创性工作。参加我国航天事业创建,主持研制我国第一代防空导弹制导雷达。其成果曾获国家科技进步奖特等奖和一等奖、全国科学大会奖、何梁何利基金科技进步奖等。参与我国通信、气象、导航、遥感等应用卫星和载人航天及探月工程的研制,为航天事业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。

 

       生长于湖南一方热土的张履谦是新中国第一代航天专家,他亲历了中国航天事业从无到有、从落后到世界领先的艰难过程。
       作为尖端技术领域的代名词,“航天”似乎离大众有点远。
       天上的事情和地上有什么关系?为何那么多人执着于航天梦,甘于清贫寂寞、付出一生?
       从战火中走来,张履谦一生坚守的理由很简单:不再有人能轻易摧毁我们的家园,夺走我们的生命,俯视我们的痛苦和恐惧;不再出现他人在祖国的领空肆意妄为,地上的我们却束手无策的危急时刻。
       68年航天路,张履谦早已白发苍苍,但少年立志读书救国的赤诚之心从未改变。
       2019年3月1日,张履谦的人生旅程已走过整整93载,他仍在为自己的航天梦阔步向前。

 

       战乱中流亡,少年立志读书救国
       “同学们,大家起来,担负起天下的兴亡!”时隔81年,《毕业歌》昂扬奋发的旋律仍然深深烙印在张履谦的脑海里。
       1938年,12岁的张履谦在长沙第三高小读书,即将毕业。“日本侵华,全面抗战早已爆发。老师教我们唱起《毕业歌》,带我们举着抗日救国的旗子到街头募捐、支援抗战。”
       当年年底,国民党政府实行“焦土政策”,放火烧毁长沙城。一夜之间,长沙成为废墟。此后,日军屡次进犯湘北和长沙,张履谦期待的中学时光变成了长达六七年的流亡生活。
       逃难的路上,张履谦饿了吃野草充饥,晚上睡在屋檐下,把稻草当被子盖。染上了疟疾、痢疾等多种流行病无法医治,几次休克,时常晕倒,还要躲避枪林弹雨。让他悲愤的是,日军暴虐,所到之处都被洗劫一空,哀鸿遍野。他亲眼目睹年仅14岁的弟弟张履中被日军抓走,两个同学死于日军飞机上机枪的扫射。
       苦难没有让张履谦屈服。他在防空洞里朗读英语、做数学题,完成初中学业,高中考上湖南广益中学(现湖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),在老师“学好本领,富国强兵”的教诲中更加发愤图强。
       1946年,张履谦考上清华大学电机工程系。毕业时,很多人强调专业对口和个人兴趣,不愿意去艰苦的地方,不愿意从事所学专业以外的工作。
       “不能过分强调专业对口,要把个人兴趣和国家的需要结合起来。”亲历过国破家亡的惨烈,张履谦深知“唇亡齿寒”的道理。他说:“所谓对口,应当是自己积极主动地去对国家的口,而不是要国家对自己的口。何况,在学校学的是基础知识,谈不上某一方面的专长。过分强调专业对口,就是对自己估计过高了。”
       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时,他主动请求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,大学毕业后终于如愿。

 

       自学雷达技术,击落美军“蛟龙夫人”
       在朝鲜战场,想出快速跳频抗干扰措施,打破美军的空中制约,这一措施至今仍然是各种雷达最有效的抗干扰手段;领导组建我军第一个电子对抗组织,保卫首都北京安全,开创中国雷达干扰与抗干扰的研究试验工作;把电子对抗写进我国长期科技发展规划……张履谦是我国电子对抗工作的奠基人。
       科研路上困难重重,他从来没有想过放弃:“我没有饿死病死,没有被日本人炸死,还怕什么呢?怕也没有用。我有思想准备,要成功必须有磨练;今天不行,明天继续做,总有成功的时候。”
       他印象最深刻的是,击落被誉为“蛟龙夫人”的美军U-2高空侦察机。
       20世纪60年代初,我国“两弹一星”研制进入关键时刻,美国急于搜集情报,派出了“蛟龙夫人”。
       “蛟龙夫人”有两个绝技:一是飞得高,续航时间长;二是谍报本领强,不仅可进行照相侦察,还具有很强的电子对抗能力。
       当时,我国只有从前苏联引进的地空导弹可以与之抗衡,但数量少,不够用。张履谦受命仿制,被任命为制导雷达站主任设计师。
       这时,新中国一穷二白。在自然灾害连年、前苏联专家撤走、团队大多数成员是刚出校门的大学生这样的背景下,张履谦遇到的困难可想而知。
       没有仪器,他们就根据书里的解说自行研制。有些材料没有,他们就想办法找替代材料。为了保证仪器精准制作出来,张履谦背着被子出差,带上图纸跑到车间和工人详细交流……终于,在1967年,凝聚了众人心血的红旗二号地空导弹问世。
       此前,我军用从前苏联引进的地空导弹打下了3架U-2高空侦察机。第4次,美军加装了很多干扰设施。张履谦提出照射天线连续发射信号的方法,进行目标跟踪和导弹制导,又打下了第4架。
       决定性的胜利发生在第5次。张履谦记得很清楚:“这次,我们用了自行研制的红旗二号,它的导弹威力区更大、精度更高。我们还在雷达上加装了新的抗干扰设施,打下了第5架U-2高空侦察机。它们再也不敢来侵犯我国的领空了!”

 

       “古今多少事,都为后来人”
       张履谦已93岁了,还在工作。
       本世纪初,他还参与了应用卫星、载人航天、探月工程的研制等多项关键工作。80多岁时,他每年有半年时间在出差。虽然不在科研一线,但他担任顾问,积极为我国航天事业的发展提出建议。
       李念滨是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科技委科技处副处长,2007年开始在张履谦身边工作。他所熟悉的张履谦“知识面广,精力充沛,与人为善,喜欢帮助年轻人”。
       2009年,我国正在为天宫一号与神舟八号交会对接做准备,张履谦是专家委员会成员,担任控制组组长,李念滨是组员。李念滨说,张履谦发现问题,总是温和而明确地提出,并给出解决方案。他严格而不严厉,善于发现别人的闪光点,及时给予鼓励。
       当时,有一个从美国回来的华人专家认为技术方案存在问题。张履谦带领小组成员,在一周之内提出了可靠的书面意见。
       李念滨负责起草这份意见,他惊讶于张履谦学识的全面。“张院士是没在国外留过学的专家。他的主要专业是雷达,没想到其他方面都懂。国外在干什么,我们在干什么,怎么做符合我们的国情,他一清二楚。这是不多见的。”
       张履谦做事,总是从国家和民族的前景出发,花费了大量精力培养人才、关注青少年成长、普及科技知识。
       他领导的工作团队中,有3人被评为院士,30余人成为专业研究或型号研制的领军人才。
       他多次到各地的大中小学开设讲座,在孩子们心中播下航天知识的种子。
       2008年,汶川地震后,82岁的他到成都作了题为《卫星在突发事件中的应用》的报告,对在我国西南地区推广普及卫星应用,起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。
       张履谦十分喜爱明代文学家杨慎的词《临江仙·滚滚长江东逝水》。他结合自身经历,将最后两句词改为“古今多少事,都为后来人”,意为人生如滚滚长江东逝,英雄豪杰的所作所为终究是为了造福子孙后代。

 

       “湖南对我国航天事业的贡献很大,发展航天产业很有希望”
       我们的采访约在4月12日上午9时30分开始,张履谦早早就到了。他高高瘦瘦,一头白发,戴着眼镜,鼻子很挺,精神很好,笑容满面。
       “你们都是湖南人吗?”一进门,张履谦就和所有人一一握手。听到肯定的答复,他十分高兴,告诉我们:“我的家在长沙县黄花镇,离黄花机场非常近。”开始采访前,他又说:“我年纪大了,请你们说话慢一点。”他是那样的温和亲切,没有顶级专家的距离感,更像是一个学识渊博的邻家爷爷。
       “1946年考上清华大学后,我回过家乡四五次。”他说,看到从废墟瓦砾中建设起来的壮丽长沙城,游览了风景秀丽的橘子洲头和南岳衡山,自己很欣慰。
       “湖南对我国航天事业的贡献很大,发展航天产业很有希望。”张履谦时刻关注家乡的建设,诚挚地为家乡航天事业的发展提出3点建议:一是巩固壮大现有企业,形成产业链;二是加大培养航天人才的力度,可以在中学开办航天特色课程。他说:“航天知识内涵丰富,航天人才不仅可以在航天部门工作,还可以在其他部门工作。他们对湖南的建设是有用的。”
       “湖南要在卫星应用方面下点功夫。”他说,卫星对于抢险救灾、渔业播报、精准农业、旅游服务等方面的作用十分重要。湖南作为国家级北斗卫星导航应用示范区域之一,有很好的基础。他希望家乡利用航天技术发展智慧产业、打造智慧交通、建设智慧城市,让人们的生活更美好。

       (来源:湖南日报)